關於武嶺,令人血脈賁張、高潮迭起的攻戰過程想必大家都看多了,偶爾換換口味來看一位中年大叔挑戰武嶺的血淚史應該也不錯。不怕大家笑,只想提醒大家平常要好好練車,否則下場就會和我一樣…。

  早上四點不到,同房就有人按捺不住起床整理東西了,但因為昨夜睡得不好,所以一直撐到四點半 morning call 才起來。一般要七點才提供早餐的餐廳,姜董特別情商為我們在五點就準備好。而我只不過是在外面和阿魯巴玩了一下,一進餐廳就看到大家以快、狠、準的方式解決了早餐,和昨晚胡搞瞎鬧,宛如開嘉年華會的氣氛完全不同,使得我只能以胡圇吞棗的方式速戰速決。

<1>

<2>

  五點半大家都已全副武裝在箱根廣場集合完畢,兵分四路,埔里組的下滑8km到地理中心碑檢錄,箱根組的直接從原地往山上出發,清境組和鳶峰組的則上遊覽車開拔到定點,大家互道加油,山上見囉!

團長妳再笑嘛,等一下就笑不出來了!
<3>

偶也素…
<4>

清境組…原本我應該參加的組
<5>

  由於這次是採晶片感測計時,不需要等到全組到齊才出發,可避免大堆頭擠在狹小的路上。一出閘門後很明顯的可看出兩種態勢,一種是宛如出閘猛虎般的向前狂奔,一種則是慢騎熱身。而我是採取過去許多高手的戰術指導,「前半段要保守一點,現在那些超越你的人,在後半段的爬坡就會被你超回來啦!」(事實証明,並沒有…)

  一開始為緩坡,約以 20~25km/h 的速度騎了十來公里來到人止關,開始進入無止盡的上坡試煉。我對別人接續不斷的超車都盡量視而不見,按照自己的節奏來騎就好,感覺一切狀況都還不錯。不過爬到霧社時已略顯疲態,因為以平常車隊騎車的行程,現在該是停下來吃喝喇賽的時候了…(我的身體這樣告訴我)。

Ben在霧社的老家「登山飯店」…擺明生來要爬山的…
<6>

  接下來從霧社、清境到梅峰這一段是我覺得最難熬的部份,除了從坡度表來看最陡之外,一想到後面還有漫長的路程要攻克,那種心理壓力讓我好幾度想要放棄。幸好來了第一劑強心針:小平、平嫂的補給站,他們忙著幫我加水,塞香蕉、巧克力給我,除了體力恢復了一些,更是溫暖在心頭。再出發不久,追上第一批出發的姚嫂,她速度不快,因為她說「知道自己的速度,所以慢慢騎就好」。重點是不論緩坡或陡坡她都以很穩定的速度上爬,而且好像永遠不用休息似的,耐力超強。也因此去年武嶺惡劣的天候打倒一堆男車友,姚嫂仍能在關門前騎完全程,成為大家的新偶像。

  於是我打定主意要死賴在姚嫂後面,想說跟著她的節奏騎一定能騎進關門時間。但很快就發現行不通,因為在和她同樣打最輕齒比、同樣低轉速的情況下她看來踩的輕鬆,我卻變成重踩,顯然除了腳力之外,體重也是很大的關鍵。我只能以比她快一點的轉速超前,但心肺又漸漸負荷不了,必須停下來喘兩口氣再上路,就醬,我在「超前她、休息、被她超前」不斷的循環中騎到梅峰,想起來還蠻爆笑的(只是笑中帶淚啊…)。若能這樣一路到終點其實也不錯,只是右腿已隱約傳來陣陣”秋天的訊息”…。

再怎麼累,看到攝影機還是要笑一下的啦!
<7>

  到梅峰看了一下時間:二小時四十分,還蠻暗爽的,因為去年騎到這裡可是整整花了三小時啊!更重大的意義是,我去年因為膝傷在這裡上了支援車,這代表接下來我每踩一步都是超越了去年的自己了,哇哈哈哈…

酸仔:咳咳…,這次的冠軍聽說只花了二小時五十一分…。
十方:…(當作沒聽到)

盡忠職守的阿魯巴隊長…
<8>

  過了梅峰,遇到了箱根組的粉絲、粉嫂。粉絲最近大手筆組了一台很犀利的登山車給粉嫂騎,果然粉嫂在神駒與愛心的加持下功力大增。接著又遇到清境組的靜怡、Polly,只要是爬坡,靜怡永遠都是帶著笑容,大嗓門的為大家加油,真的太猛了,我的苦瓜臉相形之下簡直是不堪入目啊!

  翠峰到了!到大會的補給站補完水,再上爬時終於右大腿爆發第一波的罷工而抽筋,這時只能借重還堪用的左腿多分擔一些力。撐沒幾個坡之後終於知道小鄭說的「無預警抽筋」是怎麼一回事。就在下一秒鐘,左大腿、小腿突然爆發出全方位、無死角的大抽筋,讓我無法再多踩一步,只有下車舒緩一途,在此也正式被姚嫂放生(下次再相見時她早已在山上吃完麵了…)。自此又開始在「牽車、騎車、抽筋、休息」的循環中前進。原本牽車的速度可達 5km/h,還蠻欣慰的,因為這比我龜爬的速度慢不了多少,但後來漸漸降到 4km、3.5km,甚至連碼錶都感應不到…。而且不但抽筋的頻率增加,程度也越嚴重,幾乎只要稍微陡一點的坡就抽,甚至連牽車也抽。抽到最後不是站或蹲就可以舒緩,必須坐在地上讓兩腳自然彎曲,再不斷的推拿按摩才能緩和。雖然極端痛苦,不過過了翠峰之後已完全打消想要放棄的念頭,打定主意非得攻頂不可。

事後濟阿問我們:有些松樹好漂亮,你們都沒注意到嗎? 

<9>

…濟阿妳嘛搬搬忙,我的視線只一直在打量前面坡度的變化,哪還有心情看松樹啊?!

本來是以征服群山的雄心來騎的,現在則多了一分敬畏。
<10>

  此時原本大太陽的天氣,剎時一陣陣濃霧從山下快速的襲捲上來,頓時能見度變的極低,這種天氣在騎巴拉卡時偶爾會遇到。其實我還蠻喜歡在濃霧中騎車的,不但涼爽而且充滿詩情畫意,但現在詩情沒有,只剩淒慘二字…。

阿魯巴隊長:長眼睛沒見過爬坡這麼慢的…
<11>

  快到鳶峰時粉絲粉嫂又超過我了(真懷念登山車的三小盤啊!),當時我正優雅的坐在地上推拿,他們大概是被我扭曲的面孔嚇到,騎上鳶峰後馬上向阿魯巴隊長報告,Katy 馬上騎著粉嫂的車下滑拿肌樂讓我噴,真的好感動,不用噴也好一半了啦!龜上鳶峰後看到箱根組的藍貓和團長也剛抵達,嗚嗚嗚 ~~~ 團長我錯了,我應該追隨你的 ~~~。

團長看到我拖屎連上來,連忙過來慰問,一點都不記恨我平常老是在虧她。
<12>


  這時的時間是10點50分,路旁有工作人員向我們說「還剩七公里,現在上去還來得及喔」,理論上是這樣沒錯啦,但你有沒有想到這對一個雙腿半殘的人來說是多麼殘酷的考驗?繼續上路後,我和團長彷彿又像是循之前姚嫂的模式,我抽抽停停牽牽,團長倒是一路慢慢騎上來,果然平日苦心儲備的能量有派上用場。至於藍貓則還精神奕奕(事後他一直說好像沒騎到什麼車…),連工作人員都問我們「為什麼他精神還這麼好?」

  在騎往昆陽的路上,已經開始出現種種幻覺,例如看到路邊有賣熱狗的攤子等等。同時也盡力的想出任何能激發鬥志的事,例如出門前兒子的加油聲,乃至想到我的人生,一個中年男子若連這樣小小的難關都不能克服,還能對未來的人生有什麼期待?

恁老師卡好…,大叔我騎到快往生,你們卻在這裡遊山玩水,還有良心嗎?…
<13>

騎的快不稀奇,像molo哥、mely姐這樣才真令人感動啊!
<14>

  快到昆陽時依序看到小平哥、局長的支援車,雖然騎到這種境界已經不需要補給了,不過心理上還是得到了一些慰藉。我和團長停下來喘口氣,就在這時突然下起大雨,小平哥好心的問我們「趕關門應該來不及了,要不要上車?」我大喊一聲「下雨只會更激發我的鬥志!」之後便往上騎,畢竟已經賭上我的人生了。神奇的是或許是油盡燈枯之前的迴光返照吧,竟然沒有再抽筋了。到了昆陽的大彎道,雨越下越大,團長停了下來,趴在車把上哭了…。其實我也很想陪團長好好哭一場,不過對於騎進關門時間還是有一絲絲的期待,只好再繼續奮戰。

  最後的兩公里,我踩在看不到、也騎不到的天堂路上,一步一步的奮戰著,終於來到只剩 1 km 的路牌,這時有人從上面下滑,大喊著「來不及了,已經關門啦!」,剎時兩行清淚潸然而下,已分不清流進嘴巴的究竟是雨水、淚水還是鼻水?

根據我豐富的經驗,看到這種坡根本不須做無畏的抵抗,直接下車就對了…
<15>

  500M!已可隱約看到終點,而且都是緩坡,總算可以用 " 騎 " 的進終點。這是生平第四次上武嶺,第一次是學校的畢業旅行,第二次是和老婆開車來,第三次是去年坐支援車上來,顯然都不及這一次如此刻骨銘心。雖然終點閘門還在,不過眾多工作人員已經在忙著收東西、拆棚架,完全沒注意到一個涕淚齊發的大叔默然的通過閘門…。落漠的我騎到愛V的巴士前,除了受到大家的鼓舞之外,連忙招呼我到 Kelly 濟阿的豪華餐廳吃一碗熱騰騰又豐盛的什錦麵,果然愛V才是最溫暖的家啊!

<16>

  對於今年的成績有些人滿意,有些人遺憾,而我則是「遺憾但可以接受」,畢竟能超越去年的自己,又能順利攻頂已甚感欣慰了。至於騎乘時間並沒有精確的紀錄,推估應該是五小時五十五分左右吧!

愛V第一個攻頂的Ben,雖然面目猙獰,不過帥度未減。
<17>

  等所有的人上來,換完衣服、車裝袋之後,愛V家人又回復平常嘻鬧搞笑的本性,開始忙著拍照,為這一刻留下永恆的回憶。

<18>

《清境組》

<19>

《埔里組》
<20>

《女子組》~後面那隻背後靈,才叫他離開小芳芳十秒鐘他就凍未條了…
<21>

《伙房組》~辛苦的濟阿
<22>

<23>

  接著三部遊覽車開始漫長的下滑,滑到清境農場接幾位不及攻頂的隊友,姜董也給大家近一小時的時間放風。我們幾個人到星巴克悠閒的喝咖啡,席間聽 Josh 暢談他這次參加公路車訓練營的收獲,也不吝分享給我們很多關於騎車很棒的飲食調整法。據他說這次並沒有刻意的加強練車,只是依照調整飲食以及比賽時的補給策略,成績就比去年進步了四十分鐘,真是太神了。如果能早點聽到,我可憐的雙腿應該就可少受點苦了。

<24>

酸仔:看完了,可是內容和標題的「抽車王」好像毫無關連?
十方:笨喔!所謂抽車王就是「抽筋 + 牽車」…
酸仔:嗯嗯嗯…太切題了…

  回台北的路上,大家都昏昏欲睡,只有大良精神最好,他自己也說都沒有認真騎,一直向團長認錯,並邀約大家明年再來。可想而知大家反應極度冷淡,沒人想再來玩,團長說她如果再來騎武嶺,會一年吃不到鹹酥雞。這對她來說簡直比發毒誓還嚴重,年輕人畢竟是年輕人,誓真的不能亂發啊!她問我決定如何?嗯…雖然當下我也不想再玩,不過世事難料,我說「那就一個星期吃不到好了…」。

  一直到隔天我才有力氣將車子從攜車袋中拿出來,在慢慢擦車的同時,心中漸漸浮現一個念頭:「這輩子如果不給它騎進關門時間,應該也會有遺憾吧…」



 《感謝愛V隊友照片提供》:
navio:4.14.18.19.20.21.23
Kelly:9.10.15.16.17
灰鴿:1.2.3.13.22.24
大壞人:6.7.8.12
浩浩:5.11

TOMYHSIEH6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realsync666
  • (大驚)原來中年男子對人生還要有期望!!
  • 當然囉!就像數字同學您的SCOTT不就很令人期待嗎?ccc...

    TOMYHSIEH67 於 2007/09/11 20:02 回覆

  • realsync666
  • 我回去檢討一下
  • 最好的檢討就是:明年再一起去吧!

    TOMYHSIEH67 於 2007/09/11 20:19 回覆

  • Ivy
  • 原來你鳶峰後死命地趕路就是為了擠進那機會渺茫的關門時間啊?
    我還以為你是想甩開我,怕跟我一起進終點太丟臉咧~
    假如你明年真的要來完成「人生中騎進關門時間一次」的紀錄,我可以奉陪!(直接開車上武嶺,吃鹹酥雞、喝沙士等你上來!)
  • 怎麼會丟臉呢?能和團長一起抵達終點可是無上的光榮啊!
    我是怕妳先到的話那鍋麵會被妳喀光的啦…

    TOMYHSIEH67 於 2007/09/11 22:57 回覆

  • 凱西
  • 看了之後只有佩服
    這就是人生嘛
  • 我的"人生"的確是太豐富了,那些二小時多就騎上去的人,大概沒辦法像我這樣好好的體驗人生吧!…

    TOMYHSIEH67 於 2007/09/12 06:54 回覆

  • Bryan
  • 真是令人動容的遊記,令我感動萬分
    明年鐵屁股之役前體重若降到80Kg以下,
    就陪十方兄跑一趟武嶺,就這麼說定了。

    還有,明年你好像也要跟大夥來個三鐵初體驗,大家共勉之,加油。
  • 只要向你那些酒肉朋友請一年的假,要減到80kg是絕對沒問題滴!
    至於我說要參加三鐵的事,拜託你不要記的那麼清楚、念念不忘好嗎?

    TOMYHSIEH67 於 2007/09/12 06:52 回覆

  • Daisy
  • 大叔的遊記果然是精采刺激!
    看得我的大腿好像也快抽筋了起來Orz...

    忽然看見大叔有提過要參加三鐵啊?
    加油加油!要做個好樣的鐵人大叔啊!
  • 拜託啦,我這次騎到"殿部"破皮的傷都還沒好哩…。你們再逼我,我就直接參加超鐵自殘給你們看…

    TOMYHSIEH67 於 2007/09/12 22:28 回覆

  • Y景
  • 你上武嶺的決心真強ㄟ~
    去年被凍到 今年報名時,我連小屁都不敢放....明年如果你要騎關門內的話~ 我也來陪你 聽ben說騎快一點的話 還有太陽是嗎?
  • 不用快一點,即使慢一點、慢二點,只要不要抽到像我這種境界都還是有太陽的啦!

    TOMYHSIEH67 於 2007/09/12 22:03 回覆

  • 靜怡
  • 大叔
    您真是一位滿腔熱淚....不
    是滿腔熱血的年輕有為帥哥
    雖有一些愁悵
    但武嶺還在
    我們明年再一起去
    說真得
    你是我的偶像ㄡ
    只是人太帥了
    腿力就差0.5分些
    不過這是可以練成100分的
  • 偶像不敢當,嘔像當之無愧!
    至於明年變數還很多,例如回來五天體重已經回腫1.5kg…

    TOMYHSIEH67 於 2007/09/14 06:2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