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陣子國內誕生第一批女蛙人的新聞想必大家記憶猶新,對於她們的成就在下當然敬佩不已。



  其中一位受訪時提到,她覺得最痛苦的是寒流來時海中的長泳訓練,「每次下水前都想退訓算了」。這句話在我聽來亦有椎心之感,小弟和蛙人雖然扯不上半點邊,但倒是有過那種冰徹心扉的經歷。

  在下的兵種是海軍艦艇兵,新訓中心在高雄左營。海軍嘛,想當然爾不會游泳就說不過去了,因此有安排密集的游泳課。很幸運的第一次上游泳課就遇到該年最強的冷氣團,室外溫度不到十度,同梯們一致認為這種氣溫下游泳絕對會出人命,因此樂觀的認為應該會取消吧!部隊帶到泳池時,出現了……是一個粗壯魁梧、滿臉橫肉、不怒而威的教練,「換裝!」,有沒有搞錯啊…

  身上僅著泳褲站在寒風颯颯的池邊,沒有一個人站得直的,全都是動來動去打著哆唆,身體不自主的發抖,直到當時我還認為人性本善,不相信教練會沒人性到要我們下水。在池前整隊完畢後教練要大家背對泳池坐下(就像坐在冰塊上一樣),接著三個助教拿著臉盆到池邊舀起水來,「等一下誰發出聲音就蛙跳泳池一圈!」(50公尺標準池),就在大家還搞不清楚這句話的意思時,教練一聲令下「潑水!」

  當三盆冰水潑到大家身上時,那已經不是慘叫了,只能用哀嚎來形容那種景象…。「去去去,游泳池左去右回蛙跳一圈」,一圈就等於約150公尺了,對我們來說當然要邊跳邊混才有辦法繞回來。在大家又冷又累時教練又喊了一次「潑水!」,這次大家已經有心理準備了,知道無論如何都要忍住,但是…哀嚎聲甚至比第一次還淒慘。各位若想體會這種感覺很簡單,可在寒流來時到無人處自行DIY就知道了。

  第二趟蛙跳回來之後,大家才明白原來這就是他讓我們熱身的方式,真是用心良苦啊…。接著教練一聲令下叫我們全部下池,但看的出來大家干冒抗命之虞也不願下水。教練受不了他的威嚴受到挑戰,便先拿幾個離他較近的同梯開刀,把他們一個一個推下去,那種慘狀讓我聯想到就像人蛇集團在海上「丟包」的情況一樣。

  泡在冰水中的感覺至今難忘,不用五分鐘嘴唇就發紫了,上下牙齒不自主的快速打顫著,即使想勉力的動動手腳,但已僵硬的身體也只能做出如天線寶寶腦殘般的動作,更按的是教練穿著很厚的外套站在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…。大概泡了有一世紀之久教練終於讓我們上來了,即使換完裝,我還抖了一個多小時才確定自己活過來了。

  隔了三天又要上游泳課,很幸運的該波冷氣團「即將」遠離,這次部隊帶到游泳池集合時有人舉手了「報告教練我重感冒不能下水」,教練問「今天不能下水的舉手」,不誇張,至少有2/3的人舉手(當然包括我在內,因為我女朋友還在等我退伍啊!)。演技比較好的甚至當場咳了起來,劇烈的程度簡直像得了肺炎。但顯然這種場面教練看多了,「除了咳到出血的,其他一律下水!」接著又重演第一次上課的過程…。這種訓練對特種部隊來說或許是必須的,但對我們這群飼料雞來說簡直和謀殺沒兩樣。

  第三次游泳課來了,大家都不確定這次是否能活著回來,拖著沉重的腳步到泳池時……教練換人了!新的教練說因為天氣太冷,所以要我們做做體操就好,這消息簡直比反攻大陸還令人振奮。後來才知道有一個同梯的老爸是海軍中將,靠他的關係才把這個教練給弄走。就在當晚這個同梯的置物櫃裡塞滿了大家進貢給他的飲料、零食、泡麵,只差沒頒個「恩同再造」的匾額給他。

  後來聽說那個冷血教練原本在部隊帶兵,因為方式太過激進鬧出一些事件,在接受心理狀況評估未過關之後就調來擔任游泳教練,殊不知此舉差點讓整連兵一起被他操掛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附註:最近民進黨立委王世堅因為「八仙過海」事件逼的他必須履行跳海承諾,1/16還特地到野柳海邊"試跳",結果他說光是用腳碰一下水,以及用水潑一下胸部就冷到受不了,而且還感冒了。接著在1/29正式跳海,上來後他說「比死還可怕」,這樣大家應可體會在下當時的悲壯了吧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其實在軍隊裡像這樣"心理狀態異常"的軍官時有所見,另舉二例發生在其他連的慘劇(保証確有其事,並建議切勿飯後觀看):

  當時新訓中心的餐廳座位為數張長桌連成一長條,菜兵就分坐兩旁,每桌共用幾鍋菜和一大鍋湯,用餐完畢就將剩菜剩飯倒入湯鍋中再依次傳到最前面一桌。某次該連在整理剩菜時聲音大了些,排長賭爛了,便叫大家將已經傳到最前面、快滿出來的整桶「ㄆㄨㄣ」再依序傳到最後一桌,而且要「每人舀一碗起來吃下去」…(當時排級以上長官皆已離開)。服從命令是一回事,不過要吃ㄆㄨㄣ又是另一回事了,因此沒人動手,這使得排長更抓狂,便各個擊破先要其中一個菜兵吃下去。這情景又讓我想到「監獄風雲」裡眾囚罷食時,獄官也是先盯其中一個要他開動。可憐的菜兵沒辦法只好吃了一口,但真的太噁了,當下連同剛剛的中餐全吐出來…。

  另一件慘劇發生在當時新訓中心的野外戰技訓練場,旁邊有一個古老的糞坑式廁所,必須定期由抽糞車來抽糞。某次清潔人員因操作不慎將米田共噴得滿滿一地,然後自己就落跑了。據某位號稱比師長還資深的士官長說,這種奇景一輩子能見到一次已屬難得…(幸好我沒這個榮幸)。某連長受命迅速處理此事,便責成班長帶了一群菜兵,拿著自己的鋼杯、臉盆到現場,下令用鋼杯把米田共撈到自己的臉盆中再拿去掩埋…。據說除了米田共之外也舀起不少嘔吐物,後續並發生幾件事:一、當天福利社的鋼杯和臉盆忽然供不應求。二、該連長不久後即"高升"到澎湖軍區。三、參與該事件的菜兵數日內皆食不下嚥。

  原來當兵真的要拜拜,不拜拜就要靠運氣了,因為合理的要求是訓練,遇到不合理的要求…只能說真是他X的倒楣啊!


(註:海軍和陸軍的官階編制不同,文中排長、連長等的敘述為經過轉換,以方便大家理解)

TOMYHSIEH6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Ivy
  • 按~我吐了...
  • 聽你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,據說當時那個排長還逼那個菜兵把吐出來的東西再吃進去…

    TOMYHSIEH67 於 2008/01/16 20:50 回覆

  • Katy
  • 這兩位女蛙人又再次證明『女人已趕上男人』的時代來臨,而且是體力上的。(現今的自然界,說穿了,男人能贏女人的只剩先天的“體型優勢”,如果連這個優勢都被女人克服了,那男人真是要有所心理準備了,因為優質女性的時代已來臨。)
    說這些話並不代表我是女性沙文主義者,只是靜觀目前實際情勢的心得罷了。若有得罪男性言論出現的話,還請各位男性多多包含!
  • 感謝愛K的訓示,小弟恭受教誨。事實上自從今年武嶺被姚嫂放生後,在下即不敢對女性存有絲毫輕視之意。

    TOMYHSIEH67 於 2008/01/17 15:33 回覆

  • 小阿搞
  • 報告學長,我的新訓是在炎夏的8月,恨不得每天都有游泳課捏!
  • 重點不是冬天夏天,而是有沒有遇到那個變態教練。就算是夏天遇到了他應該也有辦法讓你們生不如死吧…

    TOMYHSIEH67 於 2008/01/17 15:37 回覆

  • 鳥
  • 報告學長:

    當兵時我艦上就有女軍士官。

    他們不是很跩就是很好相處,相當極端。
  • 那時抽到海軍艦艇兵時人家就告訴我,只要不上船就沒事了,否則會比海陸還慘。結果雖然如願在陸地單位度過涼涼的兩年,不過還真羨慕鳥哥有這麼精彩的船上服役經歷。

    TOMYHSIEH67 於 2008/01/26 07:46 回覆